广西首府是如何从桂林迁到南宁的?

正史: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中央就广西首府选址问题展开了研究讨论。初,区内的大多数民主党派人士还是倾向于定都桂林的,毕竟历史上一直如此,虽然此前也有几次迁南宁的先例,但毕竟是军阀割据动乱的结果。也有人(黄)建议迁柳州,得到广西区内一片非议。后经中央的研究及战略考虑,终于拍板南宁。中央的考虑主要是基于一下几点:1.既然已经决定改广西省为广西壮族自治区,考虑到少数民族的分布以及今后交通的发展,选南宁明显比选桂林好。2.新中国初期,土匪国军残部乡绅土豪势力盘踞十万大山,就地形上,平坦的南宁好管理。3.战略考虑,不能把文化工业政治三要素集中桂北地区,毕竟广西是越南和中国的缓冲地带,如果真有个万一,毁三个城要比毁一个难得多。野史:民国时期的桂系军阀,士兵训练有素,且桂军彪悍异常,可谓是所过之处敌军(咳咳)皆闻风丧胆,小诸葛白崇禧和李宗仁的组合打得某些人(咳咳)够呛,必然怀恨在心。在1950年最后拍板定都的时候,虽然区内大部分民主党派人士不愿意定都邕,但是决定权还不是某人一句话么。后面的大家都懂了。

桂系是一个非常奇葩的团体,反蒋又反共,蒋共不管谁上台都不会待见他们,所以搬迁首府除了地理经济原因外,还有一个原因也是讨厌桂系,宁愿搬去少数民族占一半的区域也要搞死桂系,可谓深仇大恨。

开始回答之前,先纠正一下题目的说法:
桂林从未获得过「首府」这个自治区时期特有的称号,桂林是省会,也仅仅是省会。
所以现在广西有些人会专门把南宁称作「首府」,把桂林称作「(前)省会」,以此来区分两市。
举例见下↓
来上点干货:
自治区于1993年出版的毛泽东诞辰100年纪念书籍《毛泽东与广西》中一篇关于省会问题的文章。
封面。
相关企业,广西前5大城市各一个。
正文:
没有铁路?没有航线?
没事,毕竟是老毛硬点的省会,迟早都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
拿兰州和青海举例子?
Excuse me?!
那里明明更偏啊!
政经文中心…
你确定1993年的南宁能背起后两个称号?
结论:可以说南宁就是建国后,新的当权者强行扶(ying)持(dian)的新的省级行政中心。
彩蛋:
书名题字者。懂得人自然懂。

新桂系是继承了中山先生遗志的一个团结的团队,所以又打老蒋又打日本人,还把我共打得那么惨。然而我共笑到了最后,你们还想让桂林的旧官场势力继续盘踞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万一哪天反攻大陆后院起火怎么办?那么另起炉灶,搞个万年老二来抱我大腿岂不妙哉?你们去看看重庆,保定,陪都怎么啦,直隶总督府怎么啦?老子哪个不分分钟让他一边凉快去!ps:看了大家回复,对壮府颇有怨言,是的呀,我也有啊!壮府最让人讨厌的是貔貅一般的财税收割机,只进不出,从没听说自治区拨款投资干嘛干嘛了,抽血抽了这么多年,也只是完成了此消彼长、西部四线小城市的政治小目标,其他城市的人看在眼里,简直鄙夷得不行。

对广西省府的议论从晚清以来就没有停止过。桂林因其绵长的省府传统,很有历史自信地主张省府在这里最好;柳州在近代化中积累的工业基础和居中的位置,让它也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择;连一向只想和广东一起过的梧州,也因为强大的经济实力展露过头角。但最终成为省府的,却是靠西南的南宁。

究竟是什么让广西的省会之争如此激烈,又是什么原因让南宁最终胜出?

今天的文章就带你一起看看广西首府迁移背后的始末。

广东省一花独大
广西省百花齐放

东南通绝域 西北有高楼
广西进入中国中央王朝的视野,最早可以追溯到秦始皇时代。秦皇北上筑长城,南下平百越,在今天的梧州、柳州、桂林、玉林、河池、南宁等地置桂林郡,开启了广西作为一个西南行政概念的历史。

秦朝所设立的桂林郡与象郡
图上城市名为现代城市名

“广西”之名,则得自宋代。当时的宋廷将广南路拆分成东西两路,其中广南西路大致上就管理现在广西所在的区域,简称广西。

很明显,大致以梧州为界
以上和以下的珠江流域分为不同省份

由于广西的开发历史之处就被称作桂林郡,这让桂林人有了主张成为省会的最久远的历史依据。不过其实桂林郡的和现在的桂林没有什么关系。

秦代桂林郡的治所是在今天贵港市的郊外,和桂林市相距甚远。随后广西的治所几经迁移,基本趋势是越来越往东北移动,以对接来自楚地和广东汉人的经贸活动。今天的苍梧县、临桂县都曾经作为广西地区的治所而存在。

这些与省会有缘的城市

一直到了明朝洪武年间,广西布政使司才落户桂林府,此后五百多年都没有再发生过变化。

两张现在的桂林

明清两代统治者选择桂林作为省府主要是出于便于控制西南边民的考虑。对于来自北方的统治者来说,西南地区民族混杂, 民情难以理解和控制。如果把省府放在广西更居中的位置,则汉族军民就会陷入被壮族瑶族等民族包围。一旦民族矛盾激化,当地汉民难以自保,中央也救援不及。

广西方言大致分布
南宁长期以来处于中间地带

而桂林是湘桂走廊的咽喉,控制桂林就能确保填充边地的汉族军民得到充分的补给和保护。如果西南发生民变,也能让桂林成为少数民族进入楚地前的一道屏障。

历史也印证了当时统治者的考量。宋代有交趾(越南)屠杀邕州(今南宁崇左等地)边民的案例,明代则有所谓“瑶壮之祸”,需要“殚天下力而后铲平之”(语出魏源《圣武记》)。在当时的人口管理水平和自然开发水平下,以桂林为省府徐图西南,是最明智的选择。

灵渠的建设
连接起了一条湖南至广西腹地
的水运通道

但此一时彼一时也,在晚清的内忧外患中,桂林的省会位置饱受质疑。先是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两广总督岑春煊和广西巡抚林绍年上表朝廷,要求迁省于南宁,加强对法属越南的边防。

岑春煊已上线

清政府没有同意这个请求,但是同意把广西提督府迁入南宁,率先动摇了桂林的绝对统治地位。

清代广西的桂林与南宁
一南一北
以及,广西的海岸线属于广东…

清朝倒台,随之控制广西的老桂系军阀陆荣廷力主将省会迁到南宁,甚至煽动邕桂两地议员大打出手。最后他靠着枪杆子把大批议员“请到”南宁,得到了中央政府的事后追认,终结了桂林的省会历史。

陆荣廷已上线

随之广西省会在南宁和桂林间又反复摇摆,直到新中国建立之后,由毛主席拍板、叶剑英元帅主持,才让南宁确认成为了广西省省会和后来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首府。

南宁接班桂林成为广西之首,让桂林人感到不悦,他们不禁要问一句: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

三元灯火照南岸 月夜花洲赋北河

传统的观点认为,南宁动摇了桂林的省会地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清末民初地方势力的勾心斗角。每个上台的政治人物都想把好处往自己家乡带,最终造成了广西省会无法确定的尴尬局面。

上文介绍过的晚清争议中,主张省会西迁的两广总督岑春煊是西林县人,此地位于广西的最西端,和桂林几乎没有来往。老军阀陆荣廷更直接就是南宁武鸣县人士。而在晚清朝中反对岑春煊的唐景崇则是桂林人,在抗战时期把省会迁回桂林的李宗仁白崇禧也都是桂林临桂县人。籍贯和确定省会之间的某种必然性很难让人不产生合情合理的联想。

各大军阀的老家们

但人情斗争仅仅只是省会迁移的一个表象因素。经济实力和时代需求的变化,才是城市长期兴衰的真正原因。南宁在近代化过程中逐渐取代桂林的原因有很多,在农业、交通、工商、军事、行政各方面,都有可供分析的角度。

桂林受到汉文化辐射的时间较早,从秦汉时期就开始接收楚地传来的先进农业技术。一直到清末,桂林都是广西的农产大户,拥有全省最高的粮食产量。但随着清政府民族政策的改变,传统的土司管理逐渐让位于更明智的民族融合和共同开发,广西西南的少数民族聚居地农业产能发生了巨大变化。

还有能吃能看的梯田

根据李炳东《广西农业经济史》,南宁地区自从清中期以后的玉米产量就能够满足桂西民众半年甚至一年的口粮。南宁的农业经济基础今非昔比,已经具有了足够的支撑力,直到解放前和桂林旗鼓相当。

南宁旧照

在交通方面,南宁和桂林各擅胜场。

桂林的省外交通能力较强,北上可经灵渠-湘江-洞庭湖-长江-京杭运河达京津地区,或溯汉江达关中地区。

原来桂林这么重要….不止山水

但桂林省内水路能力有限,虽然可以在梧州中转最远到达左右江流域,但需要全程逆流而上。

南宁的省内沟通能力更强,向东可经邕江-郁江-浔江达梧州;西可溯左右江到达百色、崇左;东北方向的柳州和桂林也有水路中转到达。比较遗憾的是南宁附近水系勾连的省外政区是经济较落后的云贵和在古代被中国附属的越南。

广西诸水系
由于西江上游分支极多
下图省略大量支流

这样的交通形势,让桂林在古代明显更受统治者偏爱,而南宁只能在近代化以后展现潜力。

工商业方面,桂林由于起步早,很早就形成了传统经济的路径依赖,一直到晚清都还没有近代化的先声出现。而南宁自光绪二十七年就成为了自开口岸,很快就形成了新的工商业体系,“四时电船可通”。

南宁的公私工厂和商铺数目已经远远超过了桂林,是“执广西手工业之牛耳”(白崇禧语)。

根据广西师范大学林远洲的统计
到了1930年代邕桂两地的农产
工商业规模如下表所示
南宁已经明显超过桂林

军事方面的观点则已经在上文岑春煊的奏章中出现过,桂林对桂西南的控制力太差,一旦越南有变往往救援不及。把军事中心迁到南宁,就能更好地响应龙州等地发生的变化。

不过军事优势也不是一概而论的。抗战时期,李宗仁白崇禧就以“一旦日军航母编队泊于广州湾,地面部队可从钦廉一线登陆直扑省会南宁,舰载机亦可起飞为其提供空中支援”为由把省会迁回了桂林。

政治方面的考虑则更具有综合性。在古典农业时代过去之后,海洋和外贸逐渐成为了经济发展的火车头。地处内陆的桂林离海岸线太远,对东南亚邻国也不熟悉,很难承担起近代化以后的省会职责。

由于广西南部诸多山地的阻隔
广西南部诸河流流向北海湾
中北部诸河流则成为西江-珠江的支流

而南宁不仅靠近海洋,还能参与越南事务。自从钦廉专区从广东划入广西作为出海口以后,南宁的海洋价值就得到了凸显。

中国-东盟博览会和自贸区的开辟,也只能由一个靠近东南亚的省会来完成。若广西首府不是南宁,那这个外贸好处就可能会被昆明摘走。这两个优点或许是当年毛主席力主南宁作为省会的原因之一。

中国-东盟博览会

苍苍森八桂 兹地在湘南

道理说了一大堆,桂林人可能还是不服气。不仅桂林人不服气,历史上有过争夺省会机会的其他城市大概也不怎么服气。

距离广西省会最近的第三方参选者柳州就是一个例子。柳州是民国后兴起的工业城市,作为新桂系建设模范省的窗口被投入了重金和大量人力。1930年代的柳州,拥有广西第一路鱼峰路、广西第一会展中心,甚至造出了广西第一架战斗机,是颇受关注的重镇。

柳州图组

解放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柳州凭借自己的工业底蕴,仍然保持着超过邕桂两地的经济总量和经济增速。途径柳州的公路系统也是外省进入广西腹地的唯一通道。建国后省人民政府主席张云逸就曾向毛主席抱怨:“每次到北京或广州开会后返回南宁,都要在柳州转乘汽车。”可见柳州的交通枢纽地位。

柳州的地理位置也不错,比桂林更靠近全省腹地,城郊荒地多适合城市扩张。

相比南宁
柳州更靠近广西的几何中心
离广东也更近些

因此,当1949年底广西省委在武汉成立时,就有人提出选择柳州为省会。这个意见一直被保留,全国解放后原桂系统战人士黄绍竑还在政务会议上提议过柳州方案,没有得到响应。一直到1958年初,省人民政府主席韦国清最后一次提议迁省柳州,方便统筹全省发展。但这个意见被毛主席巧妙驳回,从此柳州方案再没有被拿出来讨论。

一直在广西省内保持经济龙头地位的梧州也有过参选的机会。

梧州从晚清到民国,都一直是广西经济第一强市。梧州的主要优势,是作为广西主要水系西江水系的汇聚之地,占尽了交通方面的便利。

梧州是广西中北部诸多河流的总汇合
并一路向东

但是梧州的位置太偏,对桂西南的控制力和桂林差不多。经济上的影响力很难扩张到边境,不算地理上的好选择。再加上梧州通行粤语,是粤文化的老祖母,对桂地一直没什么认同感,所以很快就退出了省会的竞争。

曾经作为远古郡治的贵港则没有足够的经济和交通底气叫板这四位候选人,只能和玉林、来宾一起在不同时期支持桂林或柳州方案。至于桂西的百色、河池、崇左等地区,则一开始就选择了与南宁抱团。

这朋友圈挺复杂

近代以来广西的省府之争混杂着民族治理、边防军事、经济发展、人情亲疏,是观察近代广西的一个重要的窗口。邕桂两城的竞争,混杂着柳州、梧州等各具特色城市的乱入,让八桂大地在这一百年里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但既然大局已定,各城市就不宜再为了一个名分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只要南宁能起到省内经济龙头的作用,在中国-东南亚新格局中扮演好中流砥柱的角色,就是一个好省会。而桂林、柳州等城市,大可以沿着先辈的光荣传统,创造富有地方特色的明天。

最后我们来吃
不。我们来看看桂林米粉

还有。梧州的牛腩粉
好的。看完晚安。

彭匈. " 八桂" 由来[J]. 人事天地, 2013 (002): 38-39.
林远洲. 变化与适应: 再论民国广西两次迁省问题[J]. 钦州学院学报, 2015 (4): 94-100.
唐应创. 简论唐景崇的边防思想——以清末广西省会迁移争论为视角[J]. 大学教育, 2014 (2): 154-155.
张新洲. 略论清末民初广西迁省问题[J]. 黑龙江史志, 2013, 19: 49-50.
李德汉. 毛主席主张广西省会在南宁[J]. 传承, 2013 (5): 21-21.
吴智刚. 清末广西迁省之议及其人事纠葛[J]. 黑龙江史志, 2015, 1: 054.
唐咸明. 试析民国以降广西省会的三次迁移[J]. 桂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10, 24(2): 62-66.
刘家幸. 镶嵌南国明珠——解放后广西省会定址记[J]. 传承, 1999 (3): 20-22.
张先辰. 广西经济地理[M]. 桂林:文化供应社,1949:218-22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